改变蒙古帝国政局的不是大贵族,而是被称为“那可儿”的奴隶

改变蒙古帝国政局的不是大贵族,而是被称为“那可儿”的奴隶

凯发报导:

原标题:改变蒙古帝国政局的不是大贵族,而是被称为“那可儿”的奴隶

几乎所有的文明都经历过“贵族共和”的阶段,早期的蒙古同样不例外,但所有文明度过“贵族共和”阶段的方式却各不相同。

其他文明的权力变化暂且不谈,单说草原世界。蒙古之所以能成功度过“贵族共和”的阶段,“那可儿”可谓居功至伟。

按照主流观点来看,“那可儿”的意思是门户奴隶,属于出身低微比较卑微的存在。可实际上,“那可儿”同时还是贵族的亲兵和伴当,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。

众所周知的是:博尔术是铁木真的“那可儿”,绝不是说博尔术是铁木真的奴隶,但似乎也不能说博尔术是铁木真的朋友,因为双方的关系不对等。

对于这一点,大家可以理解为卖身于主人家的书童,意思就差不多了。如果用江湖术语来解释,“那可儿”就是黑社会大哥的马仔和小弟。

也速该为什么能够拥有远超他爷爷合不勒汗和叔叔忽图剌汗的实力,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:也速该通过招收“那可儿”的方式,迅速扩大自己的势力集团。

“那可儿”不是由也速该发明创造的,而是草原上早已存在的一群人。可由于“那可儿”身份地位特殊,招收“那可儿”也是有讲究的。

因为“那可儿”包含随从的意思,所以在身份对等的大贵族之间,谁也不会给对方当“那可儿”的,如果身份对等的大贵族,同性之间想更进一步,就会结成安答(结拜兄弟),因为安答的身份是平等的。

但“那可儿”同样包含着伴当的意思,如果一个人没有身份,他也没资格给大贵族当“那可儿”,因为在贵族社会中,一个普通人有什么资格给大贵族做伴当呢?

关于这一点,我在前几天的文章中已经分析过:“那可儿”明面上的意思是门户奴隶,可他整天都能和自己名义上的主人在一起。

仅凭这一点,“那可儿”所能获得的政治资源,就不是普通百姓所能比拟的。摆在台面上讲,门户奴隶的身份当然不如普通百姓。可事实上,如果有机会成为大贵族的“那可儿”,肯定比普通百姓强得多。

只要了解到这一点,我们就能得出结论:一个人想给大贵族当“那可儿”,自己必须得是个有身份的人,同时还要有一定的特长。

“那可儿”到底是一帮什么人呢?简单地说,是一群处于弱势地位的贵族或出身富庶的百姓。他们为了保证自己的既得利益,通过这种方式,向大贵族输诚并申请保护。

换言之,弱势贵族和富庶百姓为了在现实竞争中处于有利地位,通常会主动或被动地给某个大贵族当“那可儿”。但这种臣服并非无条件的,而是要求大贵族必须在随后的现实竞争中照顾“那可儿”的利益。

如果自己拉不下脸给大贵族当“那可儿”,还可以让自己最亲近的人(比如幼弟或儿子)给大贵族当“那可儿”。这种做法等于把自己最亲近的人送到大贵族身边当人质,双方的利益开始捆绑。

面对这种情形,大贵族肯定也会非常乐意的,因为这代表他对弱势贵族和富庶百姓的控制力增强,自己的军政资源也相应增加。

几乎可以肯定的是:蒙古早期的“那可儿”和大家印象中的奴隶不一样,这几乎是一种双赢的选择。

富庶百姓暂且不提,可随着越来越多的弱势贵族变成“那可儿”,这就带来一个后果:贵族共和名不副实,小贵族几乎都变成了打工仔。

从前,大大小小的贵族基本都窝在自己的地盘里,玩着“我的地盘我做主”的游戏;现在,小贵族慢慢变成了大贵族的“那可儿”,贵族数量减少,冲突自然逐渐难以避免。

可以说:草原世界的世袭制是从“那可儿”数量增多开始的,进而引发的大规模火并和统一,这也是“那可儿”数量增多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大家可以想象一下,当铁木真和札木合都拥有大量“那可儿”的时候,他们谁能成为草原之王,这种事靠商量可以得出结果吗?显然不行。

就算铁木真和札木合愿意让步,他们身后为数众多的“那可儿”同不同意呢?如果他们今天敢让步,这帮“那可儿”估计明天就能跑一大半。

可如果铁木真和札木合并没有那么多的“那可儿”,他们的力量自然也不会这么强。在这种背景下,铁木真和札木合自然还会紧密团结起来,应对日益变化的草原局势。

铁木真为何能够在十八岁的时候成为草原新星?我连续好几篇文章都在说这个问题,因为这个问题实在是有点复杂。但归根结底就一句话:也速该给铁木真留下了大量的“那可儿”。

由于也速该时代的史料缺失过多,所以我们只知道有一个蒙力克,其他人完全不了解。可如果我们用铁木真时代来推论一番,自然可以得出较为准确的答案。

如果铁木真在未统一蒙古之前就去世了,他的“那可儿”会怎么做呢?

很多人以为的做法当然是各回各家、各找各妈,但这样做的坏处就是:如果铁木真还在,他们自然不用担心,因为铁木真是草原上最强的势力之一。

可现在失去了铁木真的庇护,其他有主人的“那可儿”再来欺负铁木真的“那可儿”旧部时,他们该怎么办呢?

更重要的是:如果各自离散,那么在面对札木合的攻击时,他们除了等着接受札木合的收编之外,估计也没有其他出路。在这种背景下被札木合收编,估计也没有什么前途。

如果侥幸逃脱,继续寻找新的主人,他们还能获得成为嫡系的机会吗?我估计够呛。单凭他们这种不忠于旧主的表现,怎么能令人信任呢?

想来想去,与其脱离队伍,还不如继续帮助铁木真的儿子,自己才有机会止损。

关于这一点,我们只要看看蒙力克的相关经历就能明白:这位老臣最终混成了蒙古开国第一功臣,固然有这样那样的功劳,但最大的功劳则是他的资历足够老,铁木真都不敢不敬。

可在铁木真统一蒙古草原之后,“那可儿”就慢慢从历史上消失了。

很多人认为:这是因为铁木真的地位越来越高,后来甚至成为了成吉思汗,所以没人敢当他的“那可儿”,而只能把他当做长生天的意志。

上述说法不能说是错的,但并没有说到点子上。

最大的原因在于:“那可儿”这种制度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派系林立,作为最高统治者,铁木真当然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。

在铁木真修成正果之后,如果手下的实力派还敢四处招收“那可儿”,那他肯定是不想混了:成吉思汗给了你那么多赏赐,你还不知足吗?是不是觉得手下人太少,不方便造反呢?

正是由于这种原因,后期的“那可儿”逐渐以另外两种形式出现。

一是以铁木真禁卫军成员的身份出现,一个人只要成为了铁木真的禁卫军成员,自然会拥有极高的军政地位和前途。

铁木真的禁卫军成员通常都是万户、千户和百户的儿子。从积极的方面来看,这说明铁木真信任自己的臣子;从消极的方面来看,这明显是铁木真让手下的臣子交人质。

铁木真更深一层的意思就是:一个人想要在蒙古帝国拥有更好的升迁条件,就必须先成为自己的禁卫军成员。这就好像黄埔军校的学生一样,一毕业就是天子门生。

铁木真的禁卫军,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怯薛军。

二是以一种更为露骨的形式出现,名字就叫“质子军”。当某地的利益集团决定投降铁木真之后,就必须把自己的子弟派到铁木真身边工作。

通常来说,质子军的前途不如怯薛军,因为毕竟隔了一层。但总地来说,进不了怯薛军,能进质子军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铁木真更深一层的意思就是:用这种方式培养越来越多的亲蒙古贵族和官员。当各地利益集团的子弟都在蒙古核心机关工作过之后,他自然拥有更大的上升空间。

这些人在当地拥有不可低估的家庭背景,在以后争夺家族统治权的时候,质子军的这份资历,自然可以帮助他们获取更高的胜算。这样一来,铁木真对当地的统治自然会更稳定。

由于“那可儿”是一种特殊的利益群体,所以希望变成“那可儿”的人,肯定也不在少数。

当别人的马仔和小弟,甚至于当别人的门户奴隶,说起来的确难听,也要失去很多,但即便如此,依然会有许多人趋之若鹜。

比如说太监,谁都知道这必须阉割,丧失男性的尊严才可以。而且就算放弃男性的尊严,是不是就一定能混成有头有脸的太监呢?显然也不是。

但根据我们所得到的信息,当听说宫里招募太监的时候,依然会有很多人挤破脑袋往里钻。

面对权力和利益的时候,极少有人能够淡然处之,这就是人性。

返回凯发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2022世界杯,十大好球【凯发】 2022世界杯,比赛分析【凯发】 2022世界杯,参赛名单【凯发】 2022世界杯,明星球员【凯发】 2022世界杯,线上直播【凯发】